周易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27日07版)
  漫畫:朱慧卿
  教育部副部長杜占元在南開大學承辦的中國研究生院院長聯席會2014年國際論壇上表示,目前,我國高層次人才培養無論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是與自身需求相比,都還有較大差距。
  他透露,我國目前在學研究生總數約為170萬人,大致相當於美國上世紀80年代註冊研究生的規模。2012年我國博士生畢業總數為5.6萬人,約為美國的40%,碩士生畢業總數約為56萬人,不到美國的70%。
  教育部官員關於我國高層次人才不足的說法,被一些專家視為繼續加大研究生擴招的信號。
  1999年,隨著《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》的出台,高等教育進入快速擴招階段。
  進入2008年,教育部表示1999年開始的擴招過於急躁,並逐漸控制擴招比例。教育部前副部長吳啟迪在同濟大學舉行的“2007年全國博士生學術論壇”開幕式上透露,我國研究生擴招比例將控制在5%以內,研究生培養要從擴大規模向提高質量轉變。
  然而,隨著2009年我國開始積極推進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,研究生擴招再次迎來契機。據杜占元透露,自1981年我國學位制度建立以來,30多年間共培養博士研究生49萬人,碩士研究生426萬人,其中近5年培養的研究生約占培養總量的50%。
  記者查閱教育部網站公佈的2011~2014年全國研究生招生計劃的通知發現,我國研究生招生總規模從2011年的560495人,一直擴大到2014年的631020人,2014年比2011年增加了12.6%。不過,2012~2014年的增幅逐漸減緩,分別為4.3%、4.0%和3.8%。
  近年來,盲目擴招被視作研究生教育質量下降的重要原因。
  《北京商報》刊文指出,大學里的一名碩士生導師一般需要指導4名以上的全日制碩士生,指導的在職學習的專業碩士生平均達到五六名甚至10名以上,已經處於滿負荷高壓力狀態。在這樣的情況下擴招,將給導師造成更大的工作壓力甚至傷害。在此情況下,部分導師對學生的指導難免流於形式,研究生教育實際上變成了“本科後”教育,專業研究能力的提升無從談起。
  研究生盲目擴招,還會導致高校對本科教育的忽視,本科學生獲得知識和就業機會的成本越來越高。國務院學位辦的數據顯示,中國大陸獲准授予學士學位的大學有700多所,美國有1000多所,但我們擁有博士學位授權資格的高校超過310所,而美國只有253所。當下,很多本科生實際上是把深造當作逃避就業壓力的途徑。社會上也形成了一種唯學歷論的風氣。某國企負責招聘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他們每年提供的一些崗位,本科生完全可以勝任,但在目前形勢下只能優先錄取學歷高的畢業生。
  近年來,部分高校盲目擴招已經超出了其資源承受力。據《新京報》報道,今年北大、北師大等高校均在招生簡章寫明,部分專業型碩士生均需自理住宿等費用。
  不過,一些高校並未停止擴招腳步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,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高校追求教育GDP的思維未變。不少高校認為,只有舉辦研究生教育,甚至研究生規模超過本科生規模,才是學校水平高的表現。
  他還指出,扭轉擴張趨勢面臨強大現實利益的阻力,包括,如果縮小研究生招生規模,大學本科畢業生的出路就會進一步減少;如果控制研究生規模,有的學校的碩導、博導就要競爭上崗。再就是,有的高校還想進一步升格,增設碩士點、博士點。
  “追求高水平和高質量是研究生教育永恆的目標,在我國研究生教育發展到相當規模、體系結構已經比較完善之後,戰略重點應當轉移到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質量上來。” 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別敦榮表示,研究生教育質量是國家創新能力的關鍵要素,沒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質量,絕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國家創新能力。
  別敦榮建議,加強研究生培養能力建設,要多管齊下,政府、高校、社會、導師和研究生各盡其責。政府做好研究生教育宏觀管理,協調和落實研究生教育撥款與資助。高校樹立質量是生命線的研究生教育理念,加強硬件設施條件建設,落實導師隊伍建設計劃,為導師和研究生提供優良的軟硬條件,健全內部質量保障體系。社會有關組織積极參与研究生教育,與高校合作,建立多種形式和機制的協同教育模式。導師不斷加強師德修養和學術修養,總結研究生培養的經驗教訓,改進指導方式,提高指導能力。研究生則專心務本,勤勉勵志,全心投入課程學習、課題研究和其他學習活動,不斷改進學習和研究方法,提高學習效率和質量。
  熊丙奇認為,我國當前最緊迫的是借鑒國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學校辦學制度,切實實行管辦評分離,落實學校辦學自主權,建立學校現代治理結構。  (原標題:招生規模3年增加12.6% 研究生盲目擴招質量難保證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

mc40mcdcx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